您的位置:

首页>生活都市>报仇我的前女友,我成爲一日女人

报仇我的前女友,我成爲一日女人

本篇最后由 laopupu 于 2019-10-26 11:13 编辑
这一天我进去了一间商店他的名字是慾望商店,在那里我说出了我的愿望,那就是我想成爲一天的妍君,因爲被妍君抛弃,于是我便想当一天的她,来报複妍君,小姐从柜子里拿出一粒胶囊给我,并且吩咐我吃下去后,在24小时内找到妍君并且跟她做爱,我的愿望就可以成真的,但是24小时后我就会恢複成自己了。

  我当然是立刻去找我的前女友妍君,首先我将她弄晕,这时我替她换上我刚买的性感内衣。她躺在我家豪华的床上,她上身穿着我替她换上的一件丝质细肩带的肉色短内衣,遮掩不多的胸前布料尽是镂空的蕾丝;下身只穿一条性感的白色内裤,紧紧贴着妍君的私处,顺着身体形成华丽的三角形。腰际几乎只有一条小小的丝绳联系,高腰内裤下方,两条完美无瑕的玉腿绽放开来。

  妍君原本就拥有令男人垂涎、令女人嫉妒的完美身材,秾纤合度修短适中,比例肥瘦无一不佳,此时这种煽情的衣着,更将她肉体与骨子里的妖野精华蒸发出来。我吞下了胶囊,并且用手指将妍君的淫穴弄得湿湿的,我将妍君白色的内裤拉到一边去,不知道是药效发作了还是我兴奋了,我的肉棒坚硬如铁,往妍君的淫穴里插了进去,但是今天的我好像比较不行,弄没几下我就要射精了,在我射精的的同时我的意识开始模煳不清了,接着眼前一黑整个人晕了。醒来以后我觉得有人压在我的身上,并且下体好像有被东西插入的感觉,我双手使劲一推将压在我上面的人推到一旁,而下体被插入的东西也随之抽离,我侧头一看居然是我的身体,这时候我才真正醒过来,我伸手摸摸自己的身体看看是否有呼吸,幸好还在呼吸,但是不管我怎麽摇都摇不醒他。于是我坐了起来,一坐起来就感觉到胸前两团肉在晃动,我伸手往下一摸,我下面真的没有了肉棒了,我起身走向镜子一看,原来我真的变成了女人了,而且变成了妍君。于是我马上联络我那拍A片的朋友阿志,并且说明我是我自己介绍来的,想拍一只A片自己观赏,请他来替我拍摄,我那朋友立刻写了个地址给我,要我立刻前往,我穿好衣服后就往那个地址前去。在跟阿志见面后,我要求拍摄一部虐待类的影片,并且拍完后送到他朋友也就是我原来的家里去,我从剧本里找了一个我想要的剧本,然后便开始拍摄了,由于男主角是阿志,所以我们达成协议那就是我真枪实弹跟他做爱,而他不能跟我收拍摄的费用。

注:()里的字是我内心的想法。

拍摄一开始,我脱下了我的外衣只剩下红色的内衣,站立在楼梯口,张开的两手分别被皮带固定在两旁的栏杆上。我轻轻抓着栏杆,下体毫无遮蔽地在虚空中扭动着,由后方两只手拦腰将我抱起爱抚。阿志尽情在上衣镂空蕾丝处揉捏我的丰乳,左右用力抓弄两团挺立的圆球。(这时候我的心情很奇怪,因爲我的心态还是男人,怎麽能跟男人做爱,但是爲了报複我忍耐。)不一时,镂空蕾丝处便被肥厚的指头扯下,性感的美乳弹跳出来,被细肩带与黑蕾丝高高吊起来。澹红色的凸起在指头煽情的夹捏下硬了起来。(原来就算我排斥但是这个女人的身体也会自然的起反应啊!)阿志从后面蹲下,分腿站立的我翘起一丝不挂的屁股,闭目等待剧情的延续。这时阿志拍打着洁白的屁股,舔弄着两片丰臀,直到到处都涂满湿淋淋的口水爲止。(奇怪了,被打的时候居然有种期待的感觉。)阿志两只手掌抓着我俏丽的屁股,两根拇指分别滑入股缝中,用力向左右撕开臀瓣。一根舌头长驱直入,卷弄暴露出来的菊花蕊与津液淋漓的蜜桃。(痛……我要忍耐……)受此折磨,我全身颤抖、吐着哼哼唧唧的呻吟,紧绷在上衣口的高耸乳房开始渗出细细的汗珠。阿志平平伸手将两根指头插入我高耸的淫穴之中。阿志摆动手掌,让指头用各种不同的角度、挖弄我湿淋淋的淫穴。(爲何我的下面会湿成那样,以前跟妍君做爱也没如此的湿啊。)阿志钻到我身前,站在两阶楼梯下,掏出粉红色的跳蛋,开始攻击天宫香汗淋漓的乳房。他大口香喷喷地吻着左乳,用发出声响的跳蛋一来一往地逗弄着右乳尖。粉红色的玩具,顶着乳晕中心粉红色的翘起。(这种感觉好爽喔。)我低头垂发,观赏着自己胸前的景象,被吻弄得受不了的时候,便仰首高声呻吟。阿志的身影缓缓蹲下,不怀好意地盯着我小腹下的三角洲。

我按照剧情如站马步一般地分开了腿,踏着不同高低的阶梯,让摄影机直接由我屁股下方切入,向上摄取淫穴绽开湿答答的风景。阿志用食指与拇指捏着跳蛋,将另一端塞入我的阴唇之间。(啊……有东西在里面震动。)我的呼吸与呻吟声开始变得溷浊而粗重。两条毫无赘肉的大腿左右蹲开马步,中间露出隆起的茸茸阴部,两片肥唇被侵入物推挤开来。阿志的手调皮地沿着溪涧地势、来回控制着跳蛋的接触刺激路线。阿志照着剧本要求我念出一些羞耻的言语。(由于我第一次感受到女人的感觉,已经快受不了了,但又难以啓齿。)最后我几乎快要发狂了,不成声调地吐着字:「快点,让我爽……」阿志嫌我太小声了,于是我扭着被缚的身躯喊:「快点!让我爽!」阿志将跳蛋放置在伸平的掌心中,再轻轻将手挪到我淫穴的下方。起初,我的身体只不过是触电一般地颤动,那只手掌并没有任何积极动作的迹象,只是消极地遮覆着分开的阴部。不,说是「遮覆」并不够精準,其实手掌与绽开的阴唇保持着微妙的距离。看不见的跳蛋发出高频率的震动声响,想必正在阴唇的擘分之处,若即若离地刺激着软泥黏膜吧(我决定采取主动。)。我发出歎息一般的声音,身体往下慵懒地一沈,乳房晃动、两粒樱桃画着弧形虚线。接着,整个阴部像铲土一般向手掌方向挺动。丝质黑色内衣的蕾丝下摆,像荷叶一般在我腰际摆动。阿志像发现新大陆的哥伦布一样,欣喜若狂地说:「妳的腰自己在动吗?喔,很爽吧……」我无暇说什麽,既然被阿志看穿了自己的欲望,我更是毫无惮忌地大幅度扭动妖媚的身体。

我主动张开两片阴唇追咬着阿志手上的玩具,我屁股以手掌爲中心石磨般转动着,如此才能淋漓尽致地享用不同的接触平面、与摩擦角度。在跳蛋摩擦一阵子后,蹲着的阿志慢慢半站起身子来,用肩膀将我的左腿高高抬起,让脚踝轻轻架在左边楼梯栏杆上,求得支撑。我原本在镜头前毫无遮掩的桃源小穴,此时左腿一抬、张得更开,湿答答的害羞耻部更是纤毫毕现、展现着各种吞吐跳蛋的风景。我摆头呻吟、秀发散乱,我的两手被系在栏杆上,只能卖力耸肩来表示下体传来的阵阵要命酥麻。(我终于开始放弃我是男性的想法了,只想好好享受一下这种迷人的滋味。)阿志几根指头此时又捏着椭圆形的跳蛋,重掌积极主控权,像抓着一截红色的粉笔头一样,在我饱受摧残的阴部,往複画着请神驱鬼的天师符咒、或欧基里德的几何图形,并不时直接将高频率的震蕩、顶着神经彙聚的小小肉芽。我仰起陶醉而变形的脸孔,朝空中转了一圈,屁股与腰枝忍不住以着地的右脚爲轴心、卖力一扭动,原本抬高搁在左边栏杆的左脚踝,越过阿志埋在她两腿间的头,搁搭在右方栏杆上。

此时,我像蛇一般柔软修长的身躯,呈现螺旋状曲线。我张开的屁股与湿淋淋的阴部顺利扭转成背姿,侧后方对準阶梯下的镜头,可是因爲两手被皮带锁扣住,上身只能扭转一半,浑圆的美乳与淩乱秀发半掩的脸孔仍然对着画面。阿志一手托着我臀瓣、一手用跳蛋钻弄我屁股下裂开的圆弧形缝穴。椭圆形的玩具像一条粉红色的小虫,在我的秘密花园里蠕动,钻挖着湿软的泥土、齧咬着敏感的肉瓣、翻弄着兴奋的唇、戏逗着害羞的穴。我摆动着桃子状的臀部、扭动水蛇腰、不住地呻吟、嘶喊、娇喘、吐气,洁白的美乳在胸前不规则起伏。高潮的浪涛袭来,我原本扭斜的身形姿势终于崩溃了。右脚再也支撑不了全身的重量,两手在身躯下沈时高举挂系在栏杆上,像一只刚刚飞过暴风圈的蝴蝶,萎靡地坐在阶梯上。阿志呵呵大笑,大手抚摸着我的脸夸奖说:「渐渐入戏了……」阿志将我手上的皮带解下来,把我抱到点着红蜡烛的房间里,洁白的床单上,我无力地坐在镜子前面张开大腿,任由阿志爱抚自己裸露的前胸与私处。色眯眯的阿志坐在我的身后,抱着我的身体(不,是妍君的身体。),大肆轻薄。我将头枕靠在阿志肩膀上,仰起慵懒陶醉的脸孔,享用乳房传来的揉捏按摩、与滑入阴道挑逗的几根指头。(这种感觉是我二十几年都没尝过的。)我的耳畔响起中阿志淫秽煽情的语言,偶而半张开眼看着镜中自己正在接受爱抚的身躯。(虽然阿志的话有点恶心,但是管他的。)接着我面向镜子四肢触地趴着,两腿大张耸起屁股,将后方私处最惹火的完美角度交给镜头。

我在阿志的调教下主动回头说出:「请舔我的屁股与湿湿的小穴。」阿志发出低低的怪吼,向前扑去,吻着我不设防的后方。女人的呻吟声清楚地随着后方的攻击响起,我不时抬高屁股或摆动腰枝,来躲避或迎接调皮且色情的进犯。我浑圆的屁股被阿志舔得不断颤抖,股沟下重要的器官无一不羞耻地暴露在舌头与嘴唇的爱抚范围下。阿志肆无惮忌地舔着我裸露的菊花,舌尖挖弄着收缩的蕊心;张口咬齧绽放开的阴唇,舌头左右拨弄缝穴中沾着露水的两片花瓣;舔着肛门与阴道口之间的会阴、逗弄着隐隐欲现的敏感肉芽;他甚至还伸长舌头进入阴唇之间抽插。我耸起的神秘洞穴,已经被吻成一片水乡泽国了。(阿志的技巧真不错,下次要跟他好好的学学。)阿志喉咙的咕噜声、湿淋淋的接吻声、与我断断续续的呻吟声,漂浮在房间中,共同谱出诡异而淫蕩的曲调。我躺在床上,阿志将我张开的两腿推高,在空中形成一个V字,身体几乎呈对折状态,膝盖压着双乳。(原来妍君的身体如此柔软。)我的屁股也被高高推起,放在阿志跪着的腿上,只有头与肩膀靠在床上。

我整个高举的阴部暴露在镜头之前,接受阿志的检阅,同时在两腿形成的V字之间,我脸部任何细微的羞辱表情都无法逃过阿志眼睛。(虽然我已经接受了是女人的想法了,但是被阿志看还是有点怪怪的。)湿淋淋的淫穴,像在回味方才跳蛋的频率震蕩、与阿志的舌头攻击,依然流溢着兴奋的液体。阿志两手分开两片肥美的阴唇果肉,用手沾了大量口水涂在裸露的阴蒂上,色眯眯说:「就是这里吧?」我哭泣般发出羞耻的呻吟,(我都快受不了了,快干我吧!)阿志的指头开始来回刺激着阴蒂与阴唇,并且伸出舌头舔着我的阴部。天宫失神娇呼着:「快点!再用力点!」我两手抱住折起张开的大腿与屁股,修长的指头分别拉开自己的左右阴唇,让阴道口複杂的构造完全暴露在镜头前。(就让我淫蕩一点吧!)阿志一手画着小圈圈、揉捏阴蒂,一手将两根指头塞入阴道内、上下插进抽出。接着,又发挥青蛙捕苍蝇的技巧,将长长的舌头伸进阴道口,脑袋一上一下模彷着阳具抽插的动作。在咕噜噜的淫水声中,解放过度的我不知羞耻地连连喊爽。阿志拉起我的身子,让我姿势恢複原状坐着,捧起脸孔吻着我的嘴唇,然后将指头放入她的口中,一进一出模彷口交的动作。(跟男人接吻有点恶心。)早已高潮好几次的我当然会意明白,眼珠子调皮地转动着,扭着身躯吸吮着手指头。

然后拉下站在面前阿志的内裤,将自己头发甩至两边,露出脸庞乖乖爲他吹箫。(应该是这样吧!我记的以前妍君都是这样做的。)阳具在我唇瓣之间进出,我卖力吞吐外,还不时张眼妖媚望着阿志的表情。我吐出阳具,开始舔弄阴囊。两手搁在膝盖上,像一只乖乖蹲在主人面前的小狗,仰首献上热情的樱桃小嘴,使出各种口交的技巧取悦阿志。(要不是要让你快点硬起来我才不做。)我伸手扶住阳具,假装忘情地吸吮着、舔弄着,含住肉棒轻轻摆动自己的头。肉棒早已布满了淫靡的光泽,我全心全意前后摆动上身,美乳垂挂在我胸前晃动。我舔得兴起,侧着头让口中的龟头撞着自己的腮帮子,甚至抬起屁股一前一后摆动,全身总动员,吞吐着阿志的肉棒。我和阿志两人开始在床上以最淫蕩的「69姿势」互相爲对方口交。女上男下,极致缠绵。(也该你替我爽一下了吧!我也替你再服务一下。)我的脸庞趴在阿志的腰际,头发淩乱地失神呻吟,一只小手不住地套弄脸前黝黑的阳具,陶醉地用舌头与嘴唇吻着坚硬的棍身与毛茸茸的阴囊。耸起的屁股像桃子一般献到阿志面前,任君品尝。

阿志伸出舌头,轻轻用最尖端在脸前门户洞开的神殿一点一刺,犹如打蛇打到了七寸,我的命门便被制住了。天宫的阴蒂遭受前所未有的直接刺激,兴奋得拼命扭动水蛇腰。(这种感觉‥‥继续吧!)我的美乳顶在阿志的肚子上,小嘴一起一伏地吸吮着阳具,头发像飘逸的黑缎一样在脸颊边摆动,嘴唇淫靡地发出湿润的光泽。我兴奋地爬起身子,两腿M字张开,主动蹲在阿志腰际,一手扶身一手伸到两腿间抓住刚刚吹弄的「肉箫」,将龟头尖端塞入自己下面饑饿的小嘴,开始疗饑止渴。(快点,我要……)扭了扭腰、千娇百媚地摇了摇披肩的秀发,肉棍总算整个滑入发烫的阴道内。直挺挺插入的阳具,从我喉咙深处推挤出一声赞美般的呻吟。我开始展现女人的本性,我整个人坐在阿志身上,将肉棍完全吞没,一前一后地挪着腰,摩擦取乐。偶尔左三圈、右三圈地磨着豆浆,磨得自己娇呼连连。疯狂的我一上一下地抬动屁股,在龟头几乎滑出来的时刻,用地往下操干;两片小阴唇翻进翻出,勤快地在肉棒上下分泌着润滑液。美丽结实的乳房、与脸部癡狂的神情,在镜头前面不停抛动变化。阿志将我掀翻在床上,提起两条修长的腿,长驱直入。肉棍用力在秘穴间翻江搅海。

我点缀着小小红晕的乳房,在连续的沖击下不停甩动,形成汹涌的白色乳波。两人四唇相接、两舌交缠,在做爱的激情中拥吻。我深情款款地看着在我身上不断驰骋的阿志,合不拢的嘴唇销魂蚀骨地吐着娇声亵语。阿志用力顶撞我门户洞开的神殿,捣弄得我迎也不是、拒也不是,只好两手一甩、自暴自弃地躺着任由阿志操干。(我的人我的心都交给你吧!)阿志挥枪直入、左操右干,在两腿M字张开、献出阴部的我经曆连续高潮的时候,高吼一声抽出阳具,射在我右大腿的内侧、靠近阴部的地方。

阿志开始变态地舔吻着阴部附近的溷浊液体,搞得自己嘴巴附近湿淋淋的。(恶!没想到阿志有这种嗜好。)我在舌头舔着大腿内侧时野性大发,几乎是手脚并用将阿志身体缠抱住、拉近,开始津津有味地舔吻着他脸上的精液。(最后就淫蕩一点吧!)拍摄结束以后也已经经过了十几个小时,我在阿志家休息了两个小时然后坐车回到妍君的家中,躺在床上睡着了,醒来以后我已经回到自己的身体里,过了一个星期我收到了阿志寄来的光碟片,我坐在家中欣赏着妍君(自己)被干的A片。

GA_4nk2BXmI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