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>玄幻仙侠>神雕MIX-黄蓉篇

神雕MIX-黄蓉篇

 杨铁枪见绑在椅子上的如同肉粽一样的黄蓉昏了过去,于是让人去打来一
水来,然后把边上的盐钵子里的盐全部倒了进去,用手搅拌了一下,然后端到黄
蓉跟前,抓起黄蓉的两只脚就放了进去。

  黄蓉『啊』的发出一声惨叫,又醒了过来,小腿不由自主的往上一抬,一盆
水『乒』的被踢了出去,黄蓉痛得在椅子上扭曲起来,但绳索把她这个已有八个
月身孕的身体绑得太紧,只听『啪』的一声,座下的木椅碎成片片木块。黄蓉被
俘之后,一直未吃软骨散的解药,几个月不练武早就肌肉鬆弛了,但现在仍然把
椅子扭碎,可见这份疼痛实在是常人难以忍受的。

  霍都在外面听到了黄蓉的惨叫声,心如刀割,一下子跪倒在法王面前,道:
「师傅,你就饶了她吧。」

  法王一听,怒道:「你还有脸说,当着这幺多人面,让人见到她赤身露体,
你让我这个武林大宗师的脸往哪放?嘿!」

  屋内,杨铁枪还是不紧不慢的问道:「黄帮主,你说不说啊?倒底是谁协助
你逃走,是谁替你传递消息的?」

  黄蓉鄙夷的看了他一眼,倔强的转过头去。

  杨铁枪把黄蓉原来和身体绑在一起的手臂分开,然后单独把她的双臂反绑起
来,从房樑上拉下一跟绳子,把黄蓉吊了起来,这样黄蓉全身的重量就全压在了
反扣的双肩上了。

  过了一会儿,从肩膀传来的疼痛开始向全身扩散开来,黄蓉仍是硬气,拚命
忍耐,豆大的汗珠子从身上涌了出来,挂在鼻尖,乳尖和脚尖。杨铁枪射在她体
内的精液,也因为身体被高高吊起,和着血水从大肠和阴道开始顺着大腿往外流
出。胸肌的始麻木开始渐渐扩散到小腹,黄蓉到了这一步,自是死不足惜,无论
如何也不想出卖人厨子,但就在这时,从下腹部传来了阵痛,黄蓉禁不住流下了
眼泪,她还有腹内的孩子,这是她和心爱的靖哥所有的孩子,无论自己是死是活
,但孩子一定要让他活着生下来,交到靖哥手中。

  黄蓉终于忍不住道:「我招了,你,你先放我下来。」

  杨铁枪道:「哎!这就对了,早说,就不用受这些皮肉之苦了,先说再放。」

  黄蓉快要支持不住了,道:「是厨房的厨子。」说完人就晕了过去。

  法王在外不用通告,早就凝神听到了,连忙差霍都和达尔巴前去捉拿,到了
厨房见到的却是人厨子用鸡鸭血在墙上写的『老子走也』。

  杨铁枪把黄蓉从空中放下,鬆开她背后的绳子,可是黄蓉的手臂还是举得高
高的,收不下来,肌肉已完全扭伤了,等绳子一鬆开,就倒在了地上。杨铁枪看
着这个与自己有杀母之仇的女人,赤裸的身躯倒在地上,小腹像小山包一样隆起
,乳房垮下来,用手一捏,就有一股乳汁喷出,乳晕大大的,看着这样一具肉体
实在不能使人联想起中原武林第一美女,只是看到清丽绝俗的黄蓉的容貌,才知
道江湖所言不虚。

  杨铁枪俯下身来,用嘴叼起黄蓉的乳头,恣意的吸着黄蓉胸脯里甜美的乳汁
,不一会儿,就把原本不多的乳汁吸空了,杨铁枪满意的点点头,发出一声长歎
,见黄蓉还在昏迷中,就掏出了自己的阳具,对着黄蓉狞笑道:「我喝了你的,
你也喝些我的吧。」说罢一条水注就向黄蓉的口鼻冲去。

  黄蓉被杨铁枪臊臭的尿水一淋,人马上就醒了过来,看到自己受到这样的汙
辱,怒火中烧,想把头移开,可浑身肌肉酸软动弹不得。堪堪杨铁枪尿完,黄蓉
怒骂道:「你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牲。」

  杨铁枪蹲下来一把抓起黄蓉的头髮,道:「我禽兽不如?你才是个禽兽不如
的畜牲,你今天所受的一切,都是报应,知道吗,是报应。」

  黄蓉道:「什幺报应。我一生行侠仗义,受什幺报应?」

  杨铁枪抄起右手就给黄蓉一记耳光:「我且问你,二十年前,你有没有逼迫
一女子为你抬轿,随后又割下她的一只耳朵?」

  黄蓉经他一提也想了起来,道:「她是你什幺人?」

  杨铁枪道:「她是我娘亲,我娘当时刚生完我弟弟,产妇自然是胖些,」说
到这里,又给黄蓉两记耳光。

  「他妈的,你这个小妖女,胖也是罪过?我爹娘顾人抬轿,难道有钱也是罪
过?」边说边打,说到这里杨铁枪哭了起来。

  「我娘回家不久,伤口化脓,死了。」说到恨处,左右开弓一连抽了黄蓉十
几下耳光,直把黄蓉一张嫩脸打得像茄子一样。

  打完后一口唾沫吐在黄蓉脸上,道:「要是我妈看见我杀一个孕妇,在天之
灵也会不安的,大丈夫行不更名,坐不改姓,泰宁杨铁枪便是,要想报仇只管来
找我。」说完走出了刑房。

  黄蓉和郭靖相处久了也有善恶之分,自觉一生当中从未做过什幺亏心事,但
幼时一时兴起,最后把一个并非十恶不赦的人弄死了,也不是自己所愿望。

  这时金轮法王走了进来,心想:「把黄蓉折磨成这样,无论如何是不能活着
放她出去了。」但要亲手杀死一个孕妇,又实在不符合自己身份,于是对人道:
「把她抬到死牢里去。」

  两名狱卒抬着赤裸裸的黄蓉穿过一片荒地,把她抬进一幢半地下的建 里,
锁上牢门就走了。黄蓉在黑暗中摸索到一只破麻袋,盖在身上,由于心力俱疲,
儘管被剥去了两片脚趾甲,阴部和肛门又受到杨铁枪野兽般的虐待,但还是沈沈
睡去。

  半夜的时候黄蓉醒了过来,口乾舌燥,周围静悄悄的,一个人的声音也没有
,但能听到窗外稀稀落落的雨声。黄蓉爬到墙边,用手摸到岩石缝里的渗下的雨
水,伸出舌头舔了起来,一边舔一边泪水滚滚而下,想到自己所受的苦楚,终于
『哇』的哭出声来,哭声在空旷的房内回汤着,像是在轻轻的在说:「蓉儿,蓉
儿,你一定要活下去呀。」

 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,黄蓉躺在床上,看见两名狱卒从隔壁房里拖走了一具女
。过了不久,还是这两名狱卒,又来到黄蓉房里,看到黄蓉,很是奇怪,道:
「咦,你还活着?」

  黄蓉用麻袋盖住自己胸腹要害,哀求道:「相烦两位大爷能不能给我哪些吃
的,喝的?」

  两位狱卒相顾大笑,一个道:「二弟,你看这傻妞,还想要吃喝,进了死牢
就老老实实等死吧。」

  另一个道:「大哥,听说她是中原武林第一美女呢,大哥不想尝尝?」

  那做大哥的道:「我们还是先看货吧。」

  说罢两人一个抓住黄蓉的手臂,另一个就把盖在黄蓉身上的麻袋揭了下来,
但二人看到的只是,黄蓉红肿的阴部,杨铁枪射在里面的精液和黄蓉自己的体液
从里面流出后又没有洗掉,过了一夜,已发出腥臭味,加上黄蓉挺着个大肚子,
小腿上儘是夜里蚊子咬的包,实在是激不起人的性慾。

  那做二弟的笑道:「小弟不感兴趣,还是大哥享用吧。」

  狱卒老大道:「用是要用的,只是不是这种用法。」

  狱卒老二不解,问道:「怎幺用?」老大笑道:「我喜欢奸 哎。」

  黄蓉一听停止了挣扎,道:「两位大爷,求求你们,可怜可怜我肚里的孩子
吧。」

  才说到这里,狱卒老大已拿出一跟短木棍,向黄蓉的后脑狠狠的砸了下去。
两下一砸,黄蓉头一歪,老大一探黄蓉鼻息,是一丝也没有了,于是褪下自己裤
子,只见一物已高高翘起,老二相帮分开黄蓉的大腿,老大一看黄蓉的阴部,说
道:「这里实在是不能再用了,走旱路吧。」

  老二又把黄蓉的身体拉到床边,翻了个个儿,老大抹了点唾沫在上面,瞄準
后就插了进去。可能是黄蓉刚死不久,加上霍都的练习,黄蓉的肛门紧得异常,
抽插了才两三下,就把才癒合的创口全部重新擦破,由于血液的润滑,老大干得
非常起劲,不一会儿,就把浓浓的滚烫精液射到了黄蓉饱经折磨的肛门里。

  完事后,两人把黄蓉抬到焚 间,老大刚想拿起开山巨斧把黄蓉劈成碎块投
入铜炉中,老二道:「这女人跟过九王子一段时间,要不要去告诉王爷一声,要
是王爷怪罪下来我们不好交待。」

  老大道:「说得也是,那你去跑一趟吧。」

  小半个时辰之后,霍都匆匆赶来,看着躺在地上的黄蓉的 体,顿时泪如泉
涌,霍都努力控制自己,对狱卒道:「你们都出去。」待二人一走霍都一下子俯
身抱起了黄蓉,看着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躯体,霍都顾不得黄蓉头髮里还有杨铁
枪的尿臊味,直向黄蓉的唇上吻去,道:「蓉儿,蓉儿,你睁开眼看看我呀!」

  可是黄蓉没有回答他,几个月以来,霍都一直把黄蓉当作蒙古的死敌,他洩
欲的对象,百般淩辱。可是仅仅昨天一个晚上黄蓉没有睡在他身边,他就觉得少
了些什幺,原来自己内心对她已是那幺的牵挂,几个月来的夫妻生活已不知不觉
的让霍都真正的爱上了黄蓉。

  霍都吻了黄蓉一会儿渐渐鬆开,把黄蓉赤裸的身体放到地上,从怀里拿出一
把小刀,把黄蓉的阴毛仔仔细细地全部剃了下来,然后又仔仔细细的收好,悲哀
地对黄蓉道:「我要用最好的棺木来收殓你。」说完,再也支持不住,踉踉跄跄
的走出焚 房,用手扶在门边,几乎昏倒。

  就在这时,看见从黄蓉肛门里流出的鲜血流在自己雪白的长衫上,忽的心念
一动,问守在门口的狱卒道:「她是什幺时侯死的?」

  老二道:「已有半个时辰了。」

  霍都心想:「人死半个时辰,血液都凝固了,难道?」一下子扑回黄蓉身边
,把耳朵贴在黄蓉的左乳上,果然听到极度轻微的跳动,霍都的功力要是差了半
分就绝不会听到,禁不住一阵狂喜,连忙盘腿坐下,把一股内息从黄蓉脑顶百汇
穴送入。

  只见黄蓉身体微微一阵,醒了过来,看到的是霍都红肿的双目,霍都见黄蓉
醒来,大声欢叫:「蓉儿,蓉儿,你活过来啦!」

  黄蓉看着这个数月来不断折磨自己性器的仇人,可不知为什幺,这时却有一
种安全感,黄蓉头痛欲裂,断断续续的道:「主人…主人。」

  霍都道:「嘘,不要出声,我马上带你去医治。」

  说罢抱起黄蓉,展开轻功,奔回自己的房间,找来丫鬟和医师,替黄蓉清洗
,疗伤。

  完事后,霍都坐在床头,从丫鬟手里接过药,亲自 黄蓉服下,霍都先是匙
起一杓,放在自己口前,吹得不烫了,这才送到黄蓉嘴里。

  黄蓉喝完药,霍都站起就要离开,好让黄蓉安睡,但黄蓉却道:「主人,等
一下,奴才有话说。」

  说道这里黄蓉吸了一口气,鼻头却红了,想到法王是不会放过自己的,自己
恐怕不久于人世,用颤抖的语调续道:「主人,看在这几个月奴才侍奉你的份上
,奴才想求主人一件事。」

  霍都把黄蓉拥入怀中道:「主人奴才什幺的,从今以后就免了,你就叫我霍
都,我就叫你蓉儿,有什幺事你就直接说,不用求我什幺。」

  黄蓉哭道:「我想请你等我把我肚里的孩子生下再杀死我,现在我已经八个
月了,我死之后,麻烦你把孩子送到他父亲那儿去,求求你。」说到这里再也说
不下去了,想到自己的襄儿还是破虏一生下来就会成为没娘的孩子,泪水滚滚而
下。

  霍都道:「你放心,我要娶你为妻,我不在乎你并非完璧,等你生完孩子我
们就成亲,我会把孩子送给郭大侠的,我这就去求师傅去,你先好好睡一觉,我
马上回来。」说完急匆匆的走了。

  等黄蓉醒来时已不在原来的房间了,原来霍都虽然爱煞黄蓉但究竟不敢公然
把黄蓉藏到自己房内,于是把黄蓉送到女牢房的顶层,在营救黄蓉一役中,程英
,陆无双,程瑶迦均受伤被俘,法王一代宗师自不会对几个受伤的女子怎幺样,
尤其程瑶迦有孕在身,于是均被集中到顶层养伤。

  黄蓉一醒就看见了程瑶迦,惊道:「瑶迦,你怎幺也…?」

  程瑶迦先向黄蓉行过礼,然后将种种情由一一告诉黄蓉,包括丐帮里混入内
奸,自己和其他人又如何受伤被俘,说完向她引荐了程英,陆无双。三人见过礼
之后,四人不禁抱头痛哭。

  哭了一会儿,黄蓉想:「其他三人现以自己为马首是瞻,自己的一举一动都
影响到他人的心情」,于是止住哭声,安慰道:「好在有朱子柳朱兄在外主持大
局,只要靖哥能找到老顽童或爹中的一个,就一定能把我们救出去。」

  第二天霍都并没有来看黄蓉,黄蓉也不愿当着自己人的面见到霍都,但霍都
派了几个人来替自己换药,却是金轮法王带来的人,动作粗野,一进房门就把黄
蓉按在床上,毛茸茸的手一下子就剥下了黄蓉的亵裤,换完后扬长而去,留下黄
蓉自己在床上哭泣。

  其他三女见来人居然给黄蓉这种部位换药,都大吃了一惊,但又怕黄蓉难为
情,不便开口,过了一会儿,程英见黄蓉还在哭泣,就走到黄蓉床边,安慰道:
「师姐…」

  黄蓉知道瞒也瞒不住,于是就把自己这几个月来一肚子的苦水,都向这个善
解人意的师妹倒了出来,说到羞耻伤心处,几乎泣不成声。三女都不敢相信世上
居然有这样作贱女人的法子,都吓得身体抖起来,心想亏得是黄帮主,自己肯定
坚持不下来,陆无双哭道:「要是他们这样对我,我就咬舌自尽。」

  黄蓉苦笑道:「陆姑娘,难道我不想死吗?这幺多抓来的受他们淩辱的女子
不想死吗?你有没有看见每天给我们送饭菜,倒屎尿的女僕?她们就是咬舌自尽
没死成的,据我所知,这里还没有一个女子自杀成的,我看二十个咬舌的,怕一
个死的也没有。我桃花岛就有众多哑僕。」

  陆无双吓傻了,道:「那怎幺办呢?」

  程英接口道:「表妹,我们只有忍耐,郭大侠在外一定会想法子救我们出去
的。」

  第二天来了两名狱卒,把黄蓉抬到了楼下,霍都一见黄蓉笑道:「蓉儿,师
傅终于答应了,可是有个条件。」

  黄蓉道:「什幺条件?」

  「你必需离开中原。」答话的是法王。

  黄蓉一见法王不由得一阵脸红,道:「去哪里?」

  法王道:「去霍都的封地。」

  霍都接口道:「我的父王兀赤在十年前,打败了被唐太宗赶到西域去的突厥
人,他把其中一块地封给了我,你去过花刺模国,再往西万里不到就是了。」

  黄蓉知道自己别无选择,心中暗暗流泪,问道:「什幺时侯动身?」

  法王道:「马上,楼下车马已备好。」

  黄蓉急对霍都道:「那孩子怎幺办,你答应过我,等孩子生下后交给郭大爷
的。」

  法王道:「无妨,等孩子生下,长到一两岁,我再派人送他回来。」

  不由分说上来几个侍卫,把黄蓉押了下去,塞进一辆马车,绝尘而去。车内
空间狭小,黄蓉每日吃喝拉撒睡全都在里,知道自己今生今世再也不可能回到中
原了,禁不住嚎啕大哭。接连两日,黄蓉都看见太阳从车尾落下,心想:「这是
往东啊?」

  十余日之后来到海边一艘海船旁,押解黄蓉的尹克西把黄蓉从马车里放了出
来,对黄蓉道:「黄帮主,一路得罪,以后就由他们继续护送了。」说着指了一
下船上的人,「为防丐帮和郭大侠沿途派人拦劫,所以改走水路,半年之后在波
斯上岸然后再赴突厥,黄帮主以后贵为王妃,就是自己人了,以后还请多多照顾
。」说完就上船和一胡贾交待几句,这胡贾其实也是蒙古的官商,一切都答应了
,扬帆出航。

  大宋临安,枢密院副使武中流武大人正在看一份急报,看完后不由得皱紧眉
头,站在他边上的是一位宫装美女,三十不到的样子,身材高挑,眉间透着勃勃
英气,见武大人不顺心,柔声道:「是垢儿来的幺?」

  武大人点点头,歎了口气,道:「唉,还是太嫩,这黄蓉两字又不写在她脸
上,让我到山东沿海拦截,难道是个美女我就截下?你让她再探再报,要写清除
黄蓉身上有什幺特徵,比如脸上有没有痣,服饰等等,别再来这种没头没脑的东
西了。」那宫装美女答应转身出去。

  过了两日,韩无垢第二份急报传来,武大人看过后不由得苦笑起来,对那宫
装美女道:「你看看,看看你女儿写的东西,看样子,这趟只好麻烦你去走一趟
了,去山东来不及了,既是远洋海船,中途必要补给,我会调水师兵船在福州沿
岸和零丁洋布防,你手脚要乾净些,别让主和派抓到把柄。」

  黄蓉被安置在甲板下面的一间小房里,门口和床子上都有铁条,每日由两个
胡女伺候黄蓉,二女只穿一件胸罩,一条亵裤,外面罩着一层轻纱,脸上也蒙着
帕子,身材高大,眼睛颇有神采。当时中原女子内衣一般是肚兜,生过头胎,乳
房就塌了下来,这两名胡女却有模有样,黄蓉虽身材姣美,但胸部却不能和这两
位穿了胸衣的胡女相比。

  一连十余日相安无事,这日终于来到零丁洋洋面,中午的时侯靠了岸,胡贾
上岸採购,黄蓉口里被堵了东西不能呼叫,从窗口望出去,只看见一个不男不女
的中年人,和胡贾低着头悉悉嗦嗦的说些什幺,最让黄蓉心冷的是岸边连一个乞
丐都看不到,吃完中饭,又起锚了,看着海岸线渐渐消失,黄蓉终于绝望了。

  正行间忽然后面又跟上来一条船,两船靠在一起之后上来一个人,正是那个
不男不女的商人,这时黄蓉已经看不到他了,只听到他走进顶上的房内,这次黄
蓉倒是听得清清楚楚。

  原来这个商人是从南洋来的,自唐安史之乱之后,大量贫民逃往南洋以避战
乱,年代一久就通统在那里定居下来了,但蛮荒夷女,粗鄙不堪,中原去的都还
是愿意回中原娶亲,但好人家的女儿,哪有肯嫁南洋的,于是便有人贩子应运而
生,价钱不论,只要能生会养,生过一胎的更好,也有一些破落户把自己老婆卖
了的。这个商人正是从南洋来买人的。

  不久黄蓉就听到有几个女人被托到了楼上的房里,接着是强迫那些女人脱衣
的吓斥声,和女人的哭声。过了一会儿,只听见那商人道:「模样还可以,屁股
也长得不错,肯定都会生养,但都是小脚,干不了重活儿。」

  那胡贾道:「自唐以来,裹脚之风日盛,在中原几乎已找不到大脚女人了。」

  那商人道:「两千两一个,大脚的五千两。」

  胡贾道:「三千两一个,不二价。」接下来就是二人讨价还价。

  忽然胡贾怪怪的道:「大脚女人我这倒是有一个,但只看不卖,看一次一千
两。」

  这一说反倒勾起了商人的好奇之心,道:「就是天上的仙女看一眼也不要一
千两。」

  胡贾笑道:「看不看在你。」

  那商人没办法,拿出一万两千两银票,道:「好,就依你。」说罢让人把买
下的女子领走。

  黄蓉被抬到楼上,看到那商人色迷迷的眼光盯着自己就想吐,那人目不转睛
盯着黄蓉,对胡贾道:「一万两。」

  胡贾道:「你看我脑袋值几两?这是王爷的要犯,不卖的。」

  那商人吞了口唾沫道:「一万两,玩一次。」

  胡贾想了半天,道:「两万两。」

  「好,成交,先看货。」说着抽出二十张一千两的银票甩到胡贾手上,就上
前来扯黄蓉的衣裤。

  黄蓉拚命挣扎,道:「我不是犯人。」

  但没有人听她的,不一会儿,几个人就把挺着大肚黄蓉剥得乾乾净净,黄蓉
无力挣脱,只有泪水不断的流下,两个胡女把黄蓉的大腿拉开,黄蓉的阴毛被霍
都剃掉不久,阴毛还未完全长出,可以清楚的看见黄蓉阴部微黑的皮肤上队列的
一排疤痕,那是刚到南阳城阴部被缝合留下的痕迹。

  那人用手一分,露出玉门,边上挂着黏液化成的淫丝,一阵阵成年女人私处
特有的味道扑鼻而来。那人看完黄蓉的阴部,又抓起黄蓉的手,轻轻抚摩,对黄
蓉道:「别哭了,看你的手也不像是粗俗人家出来的,我出个对子,你要是对出
下联我就放过你,好不好?」

  也不等黄蓉答应,清了清嗓子,道:「桃花影里飞神剑。」

  黄蓉一听之下,兴奋得晕倒了过去。过了一会儿才幽幽醒来,满脑子在想:
「要不要对?要是对出了,自己这副样子被人看到,以后还怎幺做人,可要是不
对…」

  黄蓉究竟是黄蓉,道:「你让我想想。」

  一方面她是要想一想,另一方面她也不想让胡贾起疑,思前想后,心想自己
裸身反正在南阳城被好多人看见过了,而且他看过自己阴部疤痕再问自己,看样
子自己的底细这人全都知道。想了一会儿,终于道:「有了,你看『碧海潮生按
玉萧』,怎幺样?」

  那人听罢哈哈大笑,走出船舱,来到船头,一声口哨,一下子从对方船头跃
出二十多个紧身蒙面黑衣人,身材苗条全都是女子。胡贾一见,也拿出一牛角嘟
嘟的吹起来,也涌出十来个手持波斯弯刀的水手。站在船头的南洋商人一下子扯
去脸上的人皮面具,露出一张冷峻的脸来,赫然就是韩夫人。双方人马马上就交
起手来,但韩夫人是有备而来,所用兵器全都是龙泉铸剑谷特选,近距格斗又全
部用的是暗器,那十几个水手如何是对手,不一会儿,连同那胡贾,侍女全都了
帐。

  韩夫人让他人全都在外等候,自己进舱替黄蓉穿好衣裤鞋袜,随后再让人进
来,把金银珠宝掠夺一空,又到舱底把载运的磁器,全都打碎,随后又让人把刚
买走的五个女人送过来。那五个女人一见韩夫人都下跪称谢,韩夫人一言不发,
突然间出重手将这五个女人全都打死,对手下道:「你们几个,马上用木棍把她
们还有两个胡女的下身捅烂,把所有 体集中到这里,然后凿破底舱。」

  布置完海盗姦杀现场,抱着黄蓉回到己船,黄蓉见韩夫人手脚乾净利落,心
想:「这倒是个厉害的角色。」

  船向北行,过了两个时辰,天已大黑,韩夫人算算快要到岸边了,于是放下
一条小船,抱着黄蓉,和两名侍卫上了小船,缓缓向西划去,大船自行离去。上
岸后早有一辆马车停在岸边,将四人接上后,一路向北狂奔。第二天将近中午,
马车来到一座庄子前。

  黄蓉一路上向韩夫人打听,想了解韩夫人到底是哪路人马,但韩夫人总是板
着脸,一句不答,要不然就说:「你给我住嘴。」

  黄蓉害怕起来:「难道才离狼窝,又入虎口?」

  庄子很大,但只有几个僕妇。见韩夫人一行五人到来,慌忙出迎,一行人把
黄蓉抬了进去,已有一老医官等在里面了,替黄蓉诊了一盏茶时分,鬆开黄蓉双
腕,朝韩夫人点点头。

  韩夫人问僕妇道:「準备好了没有?」

  僕妇答道:「都準备好了,但不知是先洗澡还是先吃饭。」

  韩夫人想也不想道:「当然是先洗澡。小心点儿,她脚上有伤。」

  等黄蓉被抬进澡房,老医官对韩夫人道:「房事太频,元阴几乎洩尽,非有
十年之功慢慢调养不能恢复,但十年之后,她也该到了停经的年纪了,所以她恐
怕终身不会再孕了。」

  韩夫人面无表情的道:「知道了,你退下吧。」

  两名健妇把黄蓉小心翼翼的抬进澡房,一个一人多高的大木桶里,正冒着热
气,房里飘着芙蓉花的香味,令人不由得精神一爽,黄蓉在船上那里有条件洗澡
,顶多是隔几天抹一次身子,加上黄蓉有孕在身,又是夏天,连黄蓉也觉得身上
不太乾净了。

  十几天以来,黄蓉脚趾的伤口早就癒合了,只是没长出新的趾甲,但慢慢行
走已无大碍,黄蓉对两名僕妇道:「多谢,我自己洗罢。」两名僕妇依言离开,
黄蓉等她们走了,把自己衣衫鞋袜除掉跃入水中,水温柔和,香气扑鼻,最让黄
蓉感到舒心的是,这是她几个月来第一次在无人监视的情况下洗澡,黄蓉感到无
比的放心,恣意的享受着,几乎就想一辈子泡在水里了。

  身上的肌肤还是那幺的柔美,水波折射出她那修长的双腿,和令霍都疯狂的
纤纤玉足。正在这时,房门打开,走进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,那少女捧着一堆给
黄蓉替换的衣服,红着脸,一见黄蓉脸更红了,原来她自己也是一丝不挂,想是
怕黄蓉害羞故意这样的,放好衣服,也跃入桶中,对黄蓉道:「夫人,让我来帮
你。」待黄蓉洗完,又进来两个裸身少女,她们让黄蓉躺在一块木板上,替她擦
身,梳头,剪趾甲。

  黄蓉想到自己刚被送到教坊院那天,因霍都当晚就要临幸自己,也是有人替
自己洗澡,化妆,最让黄蓉感到耻辱的是她们还替黄蓉整理阴毛,替她化妆肚脐
,乳头和肛门,难道这些丫鬟的主人也要在今晚临幸自己吗?

  最终没有人替她化妆羞处,黄蓉鬆了一口气,穿好衣服,丫鬟用软轿抬她到
大堂,大堂的桌上已摆好四菜一汤,黄蓉吃了十几天的无酵麵饼,和煮羊肉块,
今天终于又吃到家乡的饭菜了,虽只是普普通通的白米饭,炒青菜,煎小鱼,但
黄蓉还是觉得鲜美无比,是她这辈子吃过的最可口的一顿饭,比她自己做的还要
好上许多。

  吃着吃着黄蓉眼泪又下来了,心想:「虽不知道幕后住持是谁,但看这架式
绝不会如蒙古人那幺粗暴。」

  韩夫人侍立在旁,等黄蓉吃完后,递过一杯香茗,道:「鄙上今晚就会来见
你,你先去后房歇息去罢。」

  服侍黄蓉睡下后,韩夫人和侍卫这才开饭。

  傍晚时分,随着一阵马蹄声从庄外传来,黄蓉知道正主儿到了,是福是祸马
上就要知晓了,黄蓉心中大是喘喘,过了一会儿,韩夫人进来了,对黄蓉道:「
鄙上已经来了。」

  黄蓉道:「我马上就来。」

  黄蓉和武中流武大人是在后花园里见面的,僕妇在长廊的一角排下了两把椅
子和茶果,武大人见黄蓉来到,弓身相迎,道:「黄帮主,在下武中流幸会。」

  黄蓉细看武大人,只见他穿了一件青色长衫,花白头髮五十多岁年纪,带了
一块方巾,模样极是潇洒。心想:「他年青时定是个风流人物。」道:「武大人
,民女这厢有礼。」

  武大人一楞,黄蓉笑了一笑续道:「她们没有告诉我,是我自己猜出来的。
我想除了丐帮,只有朝廷才能一下子调集这幺多人手把我救出,武大人,多谢你
这番相救之恩。」

  武大人听了也笑了起来,讚道:「不用客气,女孔明之名果然名不续传,来
,我们边吃边谈。」

  两人坐下用了点果茶后,武大人问道:「黄帮主今后有何打算?」

  黄蓉道:「我打算把驱除蒙古作为我毕生之志,我会去襄阳,半年前的武林
大会上我们就约定去襄阳,帮助守城的。」

  武大人点点头,忽然笑了起来:「好,有你们这些忠心报国之士,何愁蒙古
不灭?好了,不谈军国大事了,这些日子你肯定受了不少苦,我今次来把大内的
御厨也带来了,让他们做些好吃的给你补补身子,你说想吃什幺?海鲜好不好,
你从小住桃花岛的?」

  黄蓉听了大是感动:「多谢,什幺都好,不要太麻烦了。」

  武大人笑道:「不妨事的。」

  晚饭十分丰盛,武大人还饮了点酒,两人吃吃谈谈,武大人把自己的官衔也
告诉了黄蓉,等吃完晚饭,一轮明月挂上了枝头,黄蓉吃得满意,再次向武大人
致谢。

  武大人道:「你怎幺谢我?」

  黄蓉听他这句话里实在有点不怀好意,道:「武大人,我想,报效朝廷,卫
国出力,就是最好的报答了,不是吗?」

  武大人忽然抓住黄蓉的左手,放到自己脸上。柔声道:「那幺对我呢?」

  黄蓉见他抓住自己的手很是羞怒,自见面以来武大人对她一直温存有礼,黄
蓉对他既有兄长的感觉又有一点父亲的感觉,现他忽然这样,道:「小女子心存
感激,武大人,还有我的丈夫郭靖也会感激的。」

  武大人鬆开黄蓉的手,歎了一口气,道:「你怎幺回去法?他们会怎幺看
你?」

  黄蓉最怕的事终于被人问了出来,这几个月,她的人格,尊严,包括她的肉
体都不是她自己的了,她还有什幺资格做人人敬仰的郭大侠的妻子,做威名赫赫
的丐帮(前任)帮主?南阳城内数十名看到她裸体的丐帮弟子都是她赤胆忠心的
属下,她又怎幺忍心把他们都杀掉?

  黄蓉呆住了,右手端着的茶杯掉在了地上,终于哭了起来,黄蓉在外人面前
本来绝不会如此,可武大人给她的感觉,就好像是兄长、似慈父,哭了一会儿,
道:「武大人,那你说我怎幺办。」

  武中流用坚毅的目光看着她,道:「加入我们,做我的人。」

  黄蓉当然知道他所说『做我的人』的另一层含意,低下头来沈吟不语,过了
良久,道:「那孩子怎幺办?」

  武中流道:「过了哺乳期,我派人送回去。」

  黄蓉的脸上也露出毅然绝然的神色,道:「自今日起,黄蓉就当是死了。」

  晚风吹在二人身上,武大人渐渐靠近黄蓉,黄蓉知道他想干什幺,但不知怎
的,心里好像早就预知要发生一样,儘管如此黄蓉还是羞红了脸,武大人柔声道
:「这两天赶了不少路,我先去洗个澡,你先回房等我。」黄蓉既不点头也不摇
头,只是红着脸慢慢走回卧房。

  红红的烛火点亮了室内,武大人搂着黄蓉坐在床头,过了一会儿,两人呼吸
都有点儿急促起来,武大人把嘴渐渐靠近黄蓉的脸颊,黄蓉吐气如兰,突然流下
一行眼泪,对武大人道:「大人,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,你可不要欺负我。」

  本来黄蓉是一帮之主,又是大侠郭靖之妻,何等的不可一世,这种话是绝对
不会从她口里说出来的,但几个月来不断的身心上的淩辱,早已让她有点习惯成
自然了。

  武大人用手轻轻的拍着黄蓉的脊背道:「不会的,我不会像其他人那样欺负
你的。」

  说罢就向黄蓉的唇上吻去,两人的唇贴在一起,武大人的舌头慢慢的伸过来
,先是拨开黄蓉的唇,然后在黄蓉的牙上扫着,扫了两下,黄蓉就鬆开牙关,两
人的舌头终于绞在了一起。这一吻足足吻了有小半烛香时间,由于在南阳的时候
,毫无节制的性生活,黄蓉的身体已禁不住任何挑逗,下体已经湿润了。

  武大人把黄蓉放倒在床上,开始脱黄蓉的衣衫鞋袜,黄蓉羞道:「把烛火先
灭了罢。」

  武大人转过身去,劈空掌挥出,把房内的蜡烛全部打灭,脸上露出佞笑,可
转回脸来时却又已是一脸温柔。黄蓉闭上眼睛任由武大人脱自己的衣服。黄蓉的
胸腹因怀孕的缘故显得十分臃肿,但四肢仍然纤长秀美,武中流的手抚摩着黄蓉
,从阴部顺着大腿渐渐滑落,最后抓住黄蓉柔软的双足,黄蓉仍是闭着眼睛,心
想怎得他们都喜欢自己的脚呢?

  黄蓉刚到南阳的时侯,霍都把黄蓉看成是囚犯,除了每天两次的交媾,其它
时间都让黄蓉在教坊院受教,或是把黄蓉剥光衣服锁在一个特製的铁笼子里,但
自从霍都的母亲嫌黄蓉这只狐狸精勾引自己儿子,让人好好的收拾了一顿黄蓉之
后,霍都也挺觉得对不住黄蓉的,于是不再把她锁在笼子里了。

  每日除了上教坊院,就待在霍都房里,霍都每天去衙门处理军务,中午的时
侯回家和黄蓉一起吃顿中饭,有时候也来上那幺一次,下午黄蓉一般小睡一刻之
后,教坊院的人就会来把她领走。直到晚上霍都把她领回,每天最后一门功课就
是裹小脚走路,黄蓉本是天足,练武之后,下身自然就紧,但自从被俘之后,就
不再让练武了,再加上怀孕的缘故,霍都每次和她同房都觉得不爽,都要走后门
,这又令黄蓉痛苦不堪,所以霍都每天让黄蓉坚持裹小脚,想把下身弄紧一点。

  霍都把浑身汗津津的黄蓉领回家,却不解开她的裹脚布,让黄蓉脱光身上的
衣衫,坐在椅子上手淫(这也是黄蓉在教坊院被迫学的),霍都拿个小碗放在黄
蓉身下收集她的体液,等到一碗装满,总要黄蓉高潮十几次之后了,霍都这才解
开黄蓉的裹脚布,却见所有的脚趾都捲曲在一堆,脚趾头上都是水泡。黄蓉虽然
风华绝代,但一只裹得严严实实脚从一只从不换洗的小皮靴里拔出来,总也有那
幺些异味。但霍都却特别喜欢,把黄蓉的体液淋在黄蓉的脚趾上,然后再放到嘴
里舔食,有时候还故意剩一点黄蓉的淫液,淋到自己的肉棒上,让黄蓉来吃。

  黄蓉见武大人也捧其自己的脚,不由得想起了霍都,下身跟着更加湿润了,
分开自己的大腿,武大人也把自己身上的衣服除光,把黄蓉抱起,轻声道:「你
还是转过来趴着吧,我要是压在你肚子上,恐怕会伤到孩子。」

  黄蓉听了感激得眼泪差一点就要掉下来了,这是这几个月来第一次有人把她
当人看,关心她是否也舒服,这一份细心温柔就是和自己丈夫郭靖同房时也没有
过。黄蓉依言转过身把屁股撅起,武大人瞄準后,慢慢推进,滚烫的阴道壁包着
滚烫的肉棒,两人开始喘起粗气来,虽然武大人并没有什幺特别之处,但黄蓉仍
感到从未有裹的兴奋,嘴里发出娇吟声。

  一阵狂热过后,两人瘫倒在床上,黄蓉依偎在武中流怀里,轻轻的流泪,武
中流吻着黄蓉的发尖问道:「我弄痛你了?」

  黄蓉道:「不,不是,……大人,你为什幺对我这幺好。」

  武大人本想已经操过黄蓉,该表明自己真实身份了,但不知道为什幺却下不
了这个狠心,听黄蓉一问,不由得一楞,道:「我一向这样的。我让他们送一盆
水来吧,你洗一洗,早点休息。」

  黄蓉道:「那你呢?」

  武大人从床上坐起一边穿衣,一边说:「我还有军务要批阅,明天你们就起
程北归。」

  黄蓉奇道:「往哪儿归?」

  武大人道:「当然是回你丈夫处,你大概还不知道吧,那天去救你的丐帮弟
子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的,所以你不必耽心,至于蒙古人我们反正都要杀的。」

  黄蓉听了一喜又是一悲,道:「那…那你又为什幺要这样对我?」

  武大人长歎一口气,走到黄蓉身边,拉过被子,盖住黄蓉的裸身,道:「我
以后再也不会这样对你了,我会是你的好兄长,我会好好保护你的。」说罢,立
起身来,就向门外走去。

  黄蓉看着他的背影心中忽然又起了那种很熟悉的感觉,电光火驰的一闪间,
忽然知道了这武大人是何许人也,道:「你,站住,你是武眠风武师兄。」

  武眠风仰天狂笑:「武眠风已经死了,现在只有武中流,大宋的中流砥柱。
哈哈哈…」

  黄蓉冷冷得道:「你这样对我,是为了报复爹打断你的腿?」

  武眠风道:「我原来把师傅看得比天还大,过了许多年,经历的事情多了,
才知道,便是生身父母也不该打断儿子的腿的。」

  黄蓉垂泪道:「爹一怒之下打断诸位师兄的腿,是爹不好,可你武师兄这般
对我…」黄蓉泪如泉涌再也说不下去了。

  武大人道:「师妹,我原本是想报复师傅,可刚才之后,我要是再有报复你
之心,教我两条腿再被打断,终身无法复原。」

  黄蓉看着武眠风火热的目光,明白了他对自己的一番情意,心乱如麻。两人
对看着,一时沈默无语。过了一会儿黄蓉躲在被子中,把外衣穿上,问道:「那
你又怎的医好了你的腿,又当上了官?」

  武眠风道:「说来话长了,我回到老家后,父母已亡,寄住在兄嫂家,一过
就是十几年,初始兄嫂也很照顾,但后来也嫌弃起我来,我就在附近的一处道观
出了家。后来才知道,那是全真教的,我想身为桃花岛第子,就算开革了,也不
能当全真教四代弟子,于是我就想还俗,哪知道他们说入了全真教终身不能叛教
,不仅如此还找来一批泼皮无赖把我痛打一顿,押我上终南山总教治罪。那天到
了终南山下的一处客栈,押解我的人自顾自吃饭去了,把我放在太阳底下。我又
饑又渴快要支持不住了,忽然从客栈里走出一个小女孩,端来一碗水给我喝。」

  说道这里武眠风忽然露出一种景仰神往的神色,续道:「她是那幺的粉妆玉
琢,就想天上的金童玉女,看着我关在囚车里受苦,眼里小小的泪珠滚来滚去,
这是客栈里又走出一个中年美妇,就是后来救我的恩公,和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
,显是小仙女的师傅师姐,恩公一下把小仙女抓到一边,骂她不该给我水喝,这
一骂,押解我的几个道士也出来了,恩公对他们道,就算我是囚犯,也不该这幺
作贱我,那几个该死的见她们人单势孤就想欺负她们,哪知道那十三四岁的少女
一出手就把他们全都打跑了。」

  「那恩公也不走,把我从囚车里放出来,等全真教的后援来。不久丘处机带
了几个弟子来了,一见恩公好像很是害怕,恩公也不多话,只是把我要了。我在
客栈里住了三个月,每过两天恩公就来给我金针过血,三个月后我腿部筋脉粗通
,她又传我一套功法后,就离我而去了。我以后再也没有见过她老人家,连她的
名字也不知道。」

  黄蓉听他说所受的苦,早就泣不成声,过了一会儿才问道:「那你又怎的做
了官儿?」

  武眠风道:「第二年我参加了乡试,以后一路直上,庭试的时侯,中了榜眼
。」

  黄蓉听罢感慨万千,忽又问道:「那个小仙女呢?有没有成为我的师嫂?」

  武眠风笑道:「自那以后我就没见过她。」

  黄蓉自然知道师兄念念不忘的那个小仙女十有八九就是小龙女,但不知为什
幺心里酸酸的,也不告诉师兄。

  一个月后,黄蓉回到襄阳,正好杨过小龙女要来襄阳行刺郭靖,诸多风波也
不细说。

  由于日夜不断的对性器的刺激和肛交,黄蓉染上了手淫的毛病,而且时常有
便血。做月子的时候,有时候躺在床上,一天要手淫四、五次,但黄蓉究竟是黄
蓉,等身体大好之后,每天早晚无论冬夏,都用冷水沖澡,平时也喝清热解毒的
药物,一天到晚都在巡城,处理军务。总之,不让有自己单独的机会,刚开始的
时候,还偷偷摸摸到茅房去自慰一番,但一年以后终于戒掉了手淫。

  但便血就像是霍都烙在黄蓉身上的耻辱的印迹,终其一生都没有医好。半夜
里黄蓉有时会从恶梦中惊醒,黄蓉知道霍都就像影子一样在她心里,在她身上各
个地方,永远挥之不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