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>暴力虐待> 特种兵学校密事 5.4

特种兵学校密事 5.4

被十几个人轮奸和鞭打之后,韩雪已经浑身是伤

    阴部更是又红又肿,两腿根本不能并拢到一块。

    脚上了脚镣,双手也被铐在身后,在两个手拿皮鞭的打手看管下,浑身赤裸着踉踉跄跄的从刑讯室往审讯室走去。

    韩雪一边抽泣着,一边尽量不去理会身上的疼痛。

    平时没事的时候总在幻想自己被淩虐,被拷问的情形。

    可是每次一开始受虐,马上又会后悔,痛苦总是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。

    这一次和以前都不一样,以前受虐可以不顾一切的大喊大叫,可以求饶,这一次却一定要假装坚强。

    头两天的虐待韩雪对自己还是有一点信心的。

    ”先坚持两天,先坚持两天。

    ”韩雪不断的在心里对自己说。

    她想到了第三天开始残虐的时候,只怕自己连死的心都有了,也就会更像一个坚贞不屈的战士了。

    根据临时现编的剧本,陈桐刚才给韩雪讲戏的时候,要求她在去审讯室的路上摔一跤。

    到了最后一个拐弯处,韩雪两腿一软,果然摔了下去。

    后面两个押送的打手立刻扑了上去。

    ”快给我站起来!”同时皮鞭毫不留情的向韩雪背上打了过去。

    韩雪正在挣扎着爬起来,”cut!”这次是崔副主任叫停了这场戏。

    他对韩雪说:”你摔下去的时候摔得太慢了,看起来很假!”他又对扮演打手的两个学生说:”你们打得太轻了,待会儿要用脚踢,踢她的阴部,腹部,听见了没有?”两个打手点点头,把韩雪搀扶起来,重新回到了刑讯室。

    一路上,两个打手小声的对韩雪说:”韩老师,对不起,害你要重新拍一遍。

    ”韩雪摇摇头,小声的回应说:”没事,是我没有演好,你们待会儿下手重点。

    ”陈桐又把两个打手叫到一边,重新给他们说了一下,皮鞭也换成了电棍。

    重新开拍,还没有走到最后一个拐弯处,一个打手就往韩雪的膝盖背面踹了一脚,韩雪惨叫一声,滚翻在地上。

    另一个打手上前用电棍捅向了她的下阴。

    耀眼的电弧在韩雪的阴部闪了一下,她立刻抽搐起来。

    两个打手又上前猛踢她的小腹和屁股,韩雪竟然没有什幺反应,两个打手探身一看,韩雪已经昏死了过去。

    他们只好把她架着拖回了审讯室。

    韩雪再醒来的时候,已经被牢牢的绑在了审讯室的座椅上,耀眼的灯光直直的照在她的脸上,韩雪看不出审讯室里面有多少人,也看不见摄影的机位在什幺地方,审讯室里面充满了浓烈的二手烟味道。

    紧接着又一口烟喷在了她的脸上,呛得韩雪咳嗽起来,终于看见桌子对面坐着的就是刑讯系主任陈桐。

    ”韩小姐,你说你不是间谍,我看你就是间谍。

    被皮鞭打了一早上,又被轮奸了一下午,你还坚持说你是被冤枉的。

    我看这就不是普通的女孩子能够做到的。

    我知道但凡是间谍,都经曆过间谍特训。

    你的臭逼怕是早就被无数的人肏过了,不过还是紧得很呢!你不承认自己是间谍不要紧,我们已经爲你制订了全套的刑讯计划,没人能挺过我们的刑罚,尤其是女人。

    不过只要你能挺得过去,我们就相信你无辜的。

    ”韩雪没有理会陈桐的话,心想陈桐真不愧是刑讯系主任,装起狠角色来,一点也不差。

    陈桐见韩雪不理他,吐了一个烟圈,一边观察着她的表情,一边把闪着暗红色火光的烟头靠近韩雪的乳头。

    韩雪被贴近皮肤的高温灼得一抖,陈桐哈哈笑了:”你可是真的很漂亮,可能也很很坚强,不过……等你挺过我们的刑讯,只怕别人都看不出你是个女孩子了。

    保守秘密又有什幺用?”他用手指按了按韩雪富有弹性的乳房,韩雪挣扎了一下,可是根本动弹不得。

    ”奶子都没了,青春美貌都没了,岂不是可惜得很?”韩雪浑身一震,仍然装作委屈的说:”你叫我承认什幺都可以,可是我真的不是特务啊?”陈桐微微一笑,说道:”其实我也很愿意相信你是无辜的,但是没有动大刑之前,恐怕你怎幺讲都没有说服力。

    ”说罢吹了一下烟头,烟头的顔色从暗红变成亮红,随即把烟头贴近了韩雪的乳房,一处有红色鞭痕的地方。

    韩雪哦的一声叫了起来,身体拼命往后缩。

    可是后面的两个打手牢牢的按住了椅子背。

    她根本无处躲藏,随着嘶嘶的烧烙声,韩雪的乳房上冒起了一小股青烟,韩雪手臂,肩部,腹部的肌肉都强烈的收缩了起来,锁骨轮廓更加清晰,显得更加的妩媚动人。

    韩雪两眼狠狠的瞪着陈桐,又拼命的咬住牙关,抑制住自己的叫声,做出一付不屈的样子。

    陈桐把手抬起来,烟头在韩雪的嫩乳上留下了一个黑色的疤痕。

    韩雪大口的喘着气,胸部剧烈的上下起伏。

    她知道自己的这样样子,很能引起男人的沖动,即使只用眼睛的余光,她也能感觉到周围男人贪婪的样子,都恨不得要把所有的暴虐都发泄到她胸前的这对肉球上。

    她也看得出陈桐在抑制自己的沖动,慢条斯理的吸了一口烟,把烟喷在自己的脸上,又把烟头探向了她的另一个乳房。

    韩雪只能憋着气,把自己的胸部尽量的压扁,好像这样就能减少一点伤害似的。

    韩雪拼命的忍耐着,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,陈桐的一根烟抽完,在韩雪的胸部留下了六个黑疤。

    陈桐掐掉烟头,猛的推开前面的桌子,挪动椅子坐在韩雪的面前,他伸手托起她柔嫩丰满的乳房,挑衅的盯着她的眼睛说:”我们来试试你的这对宝贝是不是和你一样的坚强吧!”韩雪仰起头和陈桐对视了一下,低声的说:”我真的什幺都不知道,你饶了我啊!”陈桐假笑起来,猛的一把攥住韩雪的右乳,说道:”怎幺会什幺都不知道呢,我保证你会知道点什幺的。

    ”旁边的一个打手打开一个小黑布卷,上面整齐地插着许多,粗细长短不等的钢针。

    陈桐挑了一根细针,慢慢的用针尖拨弄着韩雪右乳头顶端的奶眼,一边说:”这麽嫩的奶子,本来弟兄们都还没有玩够的,爲了让你说实话,就只好这幺糟蹋了,真可惜呀!”说着,他手腕一使劲,寒光闪闪的钢针插入了韩雪的奶眼。

    韩雪浑身一震,挣扎了一下,却只能使得钢针在她的奶子里乱窜。

    她忍住疼痛,反而不敢使劲挣扎了,只是胸前的嫩肉都不由自主的颤动起来。

    陈桐一手紧紧捏住她的乳房,一手慢慢地将钢针往下插,周围的人都眼巴巴的看着韩雪的胸部,只有陈桐盯着韩雪的脸问:”怎麽样?疼不疼?这只是整治女人最轻的刑法,你要是还不说,据慢慢享受吧!”韩雪尽量屏住呼吸,咬紧牙关,一句话都不说,只是睁眼瞪着陈桐。

    陈桐把钢针差不多全插了进去,在强力灯光的照耀下,在通红的乳头外只闪烁着一点金属的光泽。

    一整支钢针插了进去,她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,陈桐又抓住了她左侧的乳房,一边揉搓着粉红色的乳头,一边说:”看来你真是不想要你的奶子了”在他的揉搓下,韩雪的奶头越发膨胀敏感起来陈桐把另一根钢针慢慢插进了进去,尽量地延长韩雪的痛苦。

    韩雪脸上仍装出坚定的表情,可是泪水却不争气的留了下来,肩膀微微的抖动着,脖子上的青筋暴凸了出来。

    身后的两个打手贪婪的看着韩雪的奶子,口水都快滴了下来。

    两根钢针都全插了进去,陈桐又用老虎钳夹住钢针露在外面的一点金属、来回撚动。

    钢针满满的被拉出一半,有慢慢的转动着捅了回去。

    韩雪身体僵硬,脸色也越来越苍白,豆大的汗珠和泪水出现在漂亮的脸蛋上。

    她紧张地挺着胸脯,两个高耸的乳房明显在颤抖,可她仍然用倔强的眼神反抗着陈桐的折磨。

    这一轮较量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,直到负责场记的高挺喊了一声”cut!”,韩雪才一下子呜呜的哭出声来。

    这时候陈桐也恢複了笑容,他摸了摸韩雪的头说:”表演得不错嘛!”韩雪一边抽泣一边回答说:”我……我就怕……要是重拍一边,我可坚持不了了。

    ”高挺在旁边诚恳的说:”没问题,你们两个表演得都很好,要公开播映,可得得奥斯卡奖了!”站在韩雪后面的两个打手也十分兴奋,弯下腰用手指头轻轻的碰了碰韩雪奶头上的钢针头,韩雪又疼的叫了一声。

    打手有赶紧把手缩了回去,一面向陈桐恳求说:”韩老师表演得太好了,让我们也动动手吧!”陈桐诡异的笑着说:”那你们要问问韩助教的意见了!”两个打手蹲在韩雪的两侧,诚恳的问道:”韩老师,让我们也玩玩好不好”韩雪认出来他们是刑侦系高年级班的李冰和赵武,她又看了看陈桐,只好默默的点了点头。

    李冰和赵武高兴的欢呼起来。

    陈桐看了看周围的学生兵,每个人都是跃跃欲试的样子。

    说道:”这次刑讯韩助教,肯定要把韩助教的奶子变成大刺猬,我保证大家都有机会。

    但是你们的刑讯经验还是不足,大家上次都玩过张助教的奶子,不过那次是娱乐,这次可不一样,现在是拍纪录片,要表现得像是真正的拷问。

    明天我会让张瑛张助教安排一个课程,你们要多问问题,切实提高拷问女囚的技巧。

    到明天下午或者晚上,我们要加重对韩助教的惩罚,你们就有机会上手折磨你们的韩老师了。

    ”学生打手们虽然觉得有点遗憾,不过既然第二天也可以玩,又能见到张瑛,大家还是非常高兴,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。

    陈桐大手一挥,拍摄继续进行。

    ”拿夹棍来!”陈桐喊道。

    韩雪没想到拿来的是手指夹棍,面露惊异的表情。

    有人松开她绑在后面的双手,不容她挣扎,就在她身前把她两只手的手指都强行塞到夹棍之间,随着陈桐叫了声”夹”,两边的打手用力收紧绳索,夹棍紧紧的挤压着韩雪的纤纤玉手。

    韩雪以前还真没有受过这样的拶刑,俗话说十指连心,她还没有想到夹手指关节会这幺疼痛,心里倒甯愿被夹的是自己的乳房。

    随着两边的打手一次又一次的用力,韩雪的手指都变了顔色,胸膛也随着打手用力的喊声和自己凄惨的叫声一起一伏。

    没过多久,陈桐果然吩咐加码上乳房夹棍。

    这回拿上来的乳房夹棍也不是想象中的两根圆木,而是四根一尺长的方形木杠两根一组,一侧都呈锯齿状。

    两边的打手将四根小木杠挂在韩雪的胸前,木杠上有齿的一侧对着她的乳房,两两相对地把韩雪的的乳房夹在中间。

    另外两个打手拉住了夹棍两侧的粗绳,两排木齿立刻夹紧了她丰满的乳房。

    韩雪还想挣扎,两边的打手不待命令,已经同时向两边拉动绳索,四根木棍同时向中间合起,木齿距离越来越近。

    缝隙越来越小,中间的两个奶子根部被夹得扁扁的,乳房的上半部也被加压变形,成了一个鼓胀的圆球,原来几乎没在她乳房里面的钢针也被推挤露出了一厘米长度。

    韩雪眼看着自己的乳房根部被压成了扁片,简直怀疑自己的奶子被从根部生生的挤断。

    她拼命的缩起胸部,想躲避胸前疼痛的感觉。

    没想到拉扯胸部夹棍的打手稍微送点劲,拉扯手指夹棍的打手又用力起来。

    韩雪的注意力集中到手指上,把胸挺了起来。

    这时候拉扯胸部夹棍的打手有趁机收紧胸部夹棍。

    韩雪胸前的两个肉球已经是青筋凸起,顔色也转爲惨白得吓人,顶端的两个乳头涨得大大。

    陈桐于是用手指捏住她的乳头,轻声的问:”你还不承认自己是间谍吗?”韩雪疼得全身冒汗,不得不紧咬牙关,呜呜地闷哼着。

    她浑身发抖,痛苦地仰起头,不停地摇摆。

    陈桐从一个小盒子里面拿出一根大头针,横着将针慢慢刺进了韩雪的乳头。

    两边的打手放松了她胸部的夹棍,让她把注意力集中到乳头上。

    陈桐用力一插,针尖从高高挺起的乳头另一端钻出。

    见韩雪没有屈服的意思,他又拿出另一根大头针,换了个角度再次穿刺了韩雪的乳头,一根接着一根,韩雪左侧胀大的的乳头上竟然被擦上了十根大头针,加上乳眼里面插着的大钢针,整个乳头好像一个钢铁丛林一样。

    陈桐见韩雪痛得要昏过去,让打手们松开了韩雪手上的夹棍,把她抬到了一个斜斜的刑床上,双手分开,绑在了刑床的两边。

    两腿也尽量分开,固定起来。

    韩雪已经没有了反抗的力气,像只无助的小鸡似的任由他们摆布。

    这时候打手们抬出来一套电刑仪器。

    韩雪知道电刑的厉害,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,但是显然没有任何效果。

    何威把四个片状电极分别贴在她的小腹两侧和大腿的内侧。

    另外四个电极的导线末端带着铁制的鳄鱼夹,何威牢牢的把两个夹子夹在了韩雪的外阴唇上,另外一个鳄鱼夹準备夹在她的右边乳头上。

    可是韩雪的左边乳头已经布满了针头,鳄鱼夹没法文档的夹上去。

    何威只好借来了一个老虎钳,狠狠的韩雪乳头上的大头针夹弯,同事也夹扁了她的乳头。

    最后终于把另一个铁夹夹在了韩雪的左乳头上。

    高挺给电刑器接上电源,把手指伸向开关。

    韩雪正準备深吸一口气,迎战这个可怕的电气怪兽。

    高挺已经打开了开关,电刑器立刻便响起「嗡嗡」的电流声。

    不过谁也没有听见电流声,所有的声音都被韩雪的惨叫声淹没了。

    韩雪全身紧绷,手脚的蹬直了,腰腹部也高高的挺了起来,赤裸的身体上布满了汗水,在白炽灯的照耀下,好像是涂了一层膏油似的。

    所有人都被这一场景震住了。

    高挺急忙关上开关,仔细一看,原来电压调到了最高的地方。

    在以前的测试中,也只是偶尔才会调到这幺到的电压上。

    可是在审讯当中,既然女犯人已经扛住了这样的高电压,就没有理由再降下来。

    高挺一狠心,又把开关按了下去。

    韩雪刚刚跌回原来的位置,又在电流的刺激下弹了起来,全身的肉不停的颤动,眼睛都鼓了出来。

    要不是手脚都已经被绑住,恐怕已经摔倒了地上。

    这一次电击,时间比刚才还长一点。

    第三次电击的时候,陈桐下令站在两边的打手同时用刑夹韩雪的乳房。

    两个打手却都丧失了勇气,不忍心再拉紧乳房夹棍。

    在陈桐的呵斥下,第四次电击,韩雪终于同时受到了两大酷刑的折磨。

    ”你招还是不招?”在电刑的间隙,陈桐大声的问。

    ”不!!”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韩雪也发出了怒吼。

    她决心要让自己的肉体经受所有的考验。

    电刑继续下去,韩雪几乎陷入了迷乱状态。

    只是在电击的时候什幺才有强烈的反应。

    电刑的间隙只是喘气,什幺表情也没有。

    乳头和阴唇,还有其他绑着电线的地方,已经被电流烧糊了。

    何威示意高挺再做最后一次电击。

    这是崔副主任抢先按下了开关,韩雪的身体再次弹了起来。

   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了,崔副主任就是不肯松手。

    忽然韩雪的左乳头上闪起一团电火花。

    她的乳头竟然被电流点燃了。

    高挺连忙推开崔副主任,何威用一块湿毛巾盖在韩雪的乳房上,火苗被扑灭了。

    韩雪重重的倒下去,一动也不动了。